阿什卡Asheca.Scott

画文双修,欢迎互关,图的话不商用就可以抱走。。重要的图我会加水印的所以没关系。

中情局au补图

【中情局au团宠】沙雕是特工娱乐的必备技能。

【接上一章——这个是一个剧场小段子——】

【幺蛾子最多的组织就是这样了,但是他们都神奇的化险为夷,超能力一样emm】

【⭐️⭐️⭐️⭐️人物安排看前言⭐️⭐️⭐️⭐️】

http://t.cn/EwERnCY

走评论🙋

【中情局au团宠】年度局内奇葩事件top5

【这是一个沙雕脑洞。不知道更了还会不会再更新。】

【这篇有伪皮水渣金修罗场提及。一丢丢。一小丢丢。】
【没什么特别的cp提及但是下一篇会有所以,就私心打上tag吧】

【⭐️⭐️⭐️⭐️具体人物安排请看前言⭐️⭐️⭐️⭐️】


不是奇才都不会聚在这个分部。
谈一谈所谓名场面,年度top5🔝


① 阿根廷王牌特工LM10和瑞典超级刑警为何任务失败?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不,都不是,是丧心病狂的纸杯蛋糕。

据悉,特工梅西在跟踪时路过了一家甜品店,罪恶的纸杯蛋糕被做成了小黄人的模样让这个三十出头的大男人心花怒放,一时没注意就跟丢了,没能及时汇报人员位置,导致刑警伊布与目标人物面面相觑在爱的转角,惊吓之余本能反应让瑞典刑警把原本要制服逮捕的人一脚劈成了三级残废,至今还未恢复神志。

特工梅西与刑警伊布各记过一次,扣年终奖金百分之三十。

但紧随其后特工梅西委屈的表情让全员向上级发起控诉,刑警伊布甚至站出来承担所有责任,而线上总监拉基蒂奇则指着录像带义正言辞:

“莱奥他告诉兹拉坦了,他用眼睛对着橱窗利用反光眨出暗号提醒兹拉坦,是兹拉坦看那人长的太有损市容才下手的,莱奥他那么完美的提供暗号方式怎么会是监控能捕捉到的呢?笑话。”

最后由于理由太牵强没能成功反转剧面,但特工梅西收到了全局送给他的几大盒子小黄人甜品礼包和不计其数的会员卡。




② 特工CR7频频暴露自己竟是因为一紧张就不自觉的撸裤子,总部甚至透露想让他转后勤冷静一下的意愿。

任谁走在路上,一回头,看见一个把西服裤子撸到大腿的男人都不得不注意一下这个奇葩。就算他不回头,都会有群众的惊呼以及女人偷偷拍照的外在因素引导他去看一看这是怎样璀璨的一朵奇葩。

“。。。厄齐尔为什么目标盯着我,我暴露了吗?”
“不知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转移吧。。”

too young too simple的大眼与C罗一起共享视野的是隐形眼镜监视器,所以,他们两个直到与拉莫斯碰头得到了水爷一声巨大的wtf并看见对方墨镜反光,才惊觉把西服裤穿的像内裤一样有多么惊艳。

“罗纳尔多,你要是热的话线上人员可以一直吹空调,考虑一下。”

不过由于他实在优秀所以没舍得让他转就是了。。。



③ 苏牙名号来历是什么?为何一个堂堂探员却因为高超的撕咬搏斗技术而让敌人闻风丧胆。

众所周知胖牙的体重一直都不在控制,甚至这个体重和瓷实的身躯帮他躲过了不知多少次飞来横祸,据记录所说,他光靠躯体就把不少人质挤出了危险范围。

但在最近一次任务,探员苏亚雷斯不慎坐坏了配备的麻醉电子笔,失去了捕获工具,但情况又迫在眉睫,于是他突发洪荒之力配合自己训练有素的缠斗技巧将对方压在身下,据说当时那个恐怖分子被压的一口气都上不来,看上去凄惨的男默女泪。

但是他发扬了坏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从不放弃的传统美德顽强的掏出枪伸向探员苏亚雷斯的头部,然后探员苏亚雷斯做出了果断决绝的判断!

他一口咬住了自己嘴边的胳膊,为了安全起见一直到刑警队来都没松口。

惨烈,实实在在的惨烈。

在这次万众瞩目的咬人之后他前几次用牙缠斗也被扒出水面,苏牙一称渐渐深入人心。




④  两位巴西探员一位处分严重打扫厕所长达半年,一位则被迫转职,这究竟是怎样的失误造成的??其实事情很简单。


马塞洛表示自己曾经是个探员,他出了不少任务,完成率也非常高。但现在,他成了线上人员,坐在椅子上从耳机给外勤人员提供信息。

多么狗屎的转变。

蓬蓬很是不服,多次向上层反应,却对自己和同是巴西人的内马尔共同出勤时在目标人物目所能及的地方忘我斗舞这件事毫不愧疚。

      “你真的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从现在开始你正式转职!!”




⑤ 曝光行动队内部复杂恋情?行动队队长车咚瑞典国际刑警却遇上了西班牙刑警暴躁老哥,战争一触即发?三个武功高手的斗殴!

据悉,当天行动队队长皮克正与刑警伊布在车旁讨论公事,但监控角度拍下来的动作暧昧距离几近于零,两人“唧唧我我”,行动队队长疑似将刑警伊布车咚。

就在这时,气势汹汹的刑警拉莫斯大步走入停车场,看嘴型口中还喊着“被我抓了个正着吧!”,一把拉过行动队队长就上脚,瑞典刑警见状立刻紧随而上,按理来说应该是解救行动队队长皮克但不知为何怎么看怎么像混合双打。

事后三人交上来的检讨书里有这么几句值得注意,在此摘要。

“我就是想串通兹拉坦整整拉莫斯,就,给他的枪托加个小电击装置嘛,正劝着呢拉莫斯就跑来了,哦哟那凶的。。。嗯?哦对,为啥靠那么近,挡监控啊!”(以上来源于皮克检讨书)

“我刚刚停好车,他就跑过来跟我鬼鬼祟祟说话,但耳朵里插着耳机所以什么都没听见,他很烦,我都听不到耳机里莱奥在说什么了,正准备出手拉莫斯就捷足先登了,所以就跟着一起了。哦对,顺便我决定听莱奥的话卖掉这辆车,我需要一辆SUV。记得帮我换一个车牌。”(以上来源于伊布检讨书)

“去他妈的就说老子枪托哪儿去了!!一进办公室看见马塞洛他们在看监控还一惊一乍,我凑过去一看就知道皮克又在翻坏水!揍一顿都是少的!大不了多写几份检讨,艹。”(以上源于拉莫斯检讨书)

你们行动队内部思维是和线上人员不太一样哈。。。他们上报的不是办公室三角恋吗。。。普约尔和哈维看着这三份分检讨沉思

【中情局au团宠】前言序章

中情局au/团宠梅,会有伪cp提及

这些人暂时这么安排,不过不一定每个人都写到。。

高职特工 :梅西,C罗
专职间谍:阿圭罗,卡卡
探员: 内马尔,苏亚雷斯,哈梅斯,迪巴拉
线上人员:拉基蒂奇(总监),普吉(实习后勤),哈维(高层),厄齐尔,莫德里奇(总监),马塞洛
行动队:皮克(队长),伊布(国际刑警),拉莫斯(国际刑警),佩佩(记过停职的国际刑警),普约尔(高层)
后备队特工支援人员:特尔施特根,圣卡西

在这个小分部的小群体里,有那么一点点莫名其妙的潜移默化让大家围绕两个王牌特工形成了两个小体系(大家都懂的,嗯)

emmm关于之后文里大家想要的表情包集合——会在有人需要的时候更新嗯。

【非典型哨向番外小剧场】和莱奥表白是要排号的

这篇完全就是一时兴起——
关于精神体如果不了解要看之前的简介哟
至于C罗为啥在巴萨大群。嗯。只能说是他之前因为喜欢莱奥而引起了巴萨全员的注意被拉去监督了吧。

大概分两个部分:

第一个是all梅,伊布一个人豪气难当的掀起了轩然大波,顺便证明了要作起来谁都作不过小破萨😜😜
http://t.cn/EwcP57d

第二个就是伊布梅啦,顺接第一个,西西去了瑞典办事👀猜猜他们最后是去了梅西定的酒店然后不欢而散还是去了伊布家里腻腻歪歪呢 。。。
http://t.cn/EwcPwme

链接见评论

【非典型哨向/all梅】③玫瑰:等待

(这章非常短小,但是他们太可爱了我一定要写出来。。!)
(文笔还是没有提升呢。。。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

一起承受四年,四年,四年的失落
这就是阿圭罗和梅西。

其实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去交流,但是每当世界杯过后,两人并肩的身影就会在人们眼中淡去,取而代之是独自飞奔的模样。

再加上现在,该退役的也到了期限,也许他们不能再次并肩成为阿根廷的双子星,除了恶语刺痛他们的人以外,大家都在为一些莫须有的“感情破裂”担忧。

【梅西和阿圭罗不能并肩了,啊,再也看不到他们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了】

不存在好吗??

阿圭罗对此一点也不高兴 : 他不只是在ins上霸占莱奥回复首席沙发好吗?

抛开那些伤心事,还有更多美好的事情值得阿圭罗去珍惜。

他至少稳稳的霸占着梅西精神体的两撮毛。


阿圭罗可以把手里存的梅西睡颜,更衣室,丑照(不,才没有,那是蠢萌瞬间)全部都发到ins上,一切有关梅西的美好他都乐意展示给别人。却唯独有一件关于梅西与他独一无二的事他一点也不愿意提起。

当初梅西没有曝光性别时,他表现的还没个精神体聪明。


那一年,年轻的阿根廷青年们围着一个圆桌分享着有关自己和足球的事,他们即将共事
,并且为国家的光荣而并肩。

其实阿圭罗早就听说过梅西了,那时候桌上的每个阿根廷人都听说了有个叫梅西的人出色的出奇。于是阿圭罗看了看旁边的男孩,他垂着头乖乖地捏袖口,腼腆的笑着,看着十分讨喜,所以他决定用这个大家都知道并且都好奇的‘梅西’去搭话。

“嘿,你认识梅西吗?听说他今天会来,顺便,我叫阿圭罗,是个哨兵。”

那人忽闪着两只发亮的小鹿眼睛看着他,带着吞音的声音显得很温顺。

“你好,我叫梅西。”

戏剧开局,oops。


阿圭罗将胳膊靠近梅西,摁着桌子连凳子一起将自己拖过去一些,他喜欢这个家伙,小狐狸精神体从胸前的圆领口钻出一个脑袋,那真的是很显眼的两对大耳朵,阿圭罗都来不及把他按回去。

“很高兴遇见你,呃。。你看,【诺普】也很高兴遇见你。”

【诺普】张开嘴发出轻微但是友好的叫声,甚至想要伸出毛茸茸的爪子去触碰男孩的手臂。

梅西果然像其他见过他精神体的人一样睁大了原本就大的眼睛,毕竟一个哨兵拥有如此小体型攻击力颇弱的哨兵确实不多见,被当成向导也不为过。

“哇。。。”

梅西张了张嘴巴,然后由衷的开口

“ 他远比看上去要有力量,真厉害。”

什么?

阿圭罗这下真的不太懂了,没什么人会从这个角度想问题。

阿圭罗的小阔耳狐出现的很晚,他太小了,至于他跟着阿圭罗在被窝里钻了一晚上都没被发现。

“你真的不是个什么强悍家伙,你甚至不是一只体型正常的狐狸!”

阿圭罗抱怨过无数次,然后他的小狐狸尖声跟他对峙了好一阵子。

那时阿圭罗忽然意识到,他的【诺普】聪明的不像话!

而这种特质怎么会是第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除非的优秀的直觉让精神体之间有模糊认知,或者向导的感应。

这个想法让阿圭罗立刻警惕了起来,在这怎么可能不引起他的注意呢?

他反常的模样让梅西有点拘谨的又收回手来,这动作反而让他更相信梅西是个向导,梅西看起来还非常白净温吞甚至软乎乎。

“。。。因为我看过电视里说,狐狸都非常聪明,还很敏捷,他一定也是这样对吗?”

轻轻的声音就这么卸掉了阿圭罗的警惕。

阿圭罗很快就觉得自己想多了,怎么会有踢足球的,还那么有足球天赋的向导呢?


再后来每当阿圭罗揉着梅西的的后脑贴在一起拥抱庆祝或者并肩走着,【诺普】都会伸出小爪子对着梅西的胳膊刨啊刨,显得无比渴望这个甜蜜蜜却是无性别者的男孩。这无疑是对某些事的一种暗示,阿圭罗觉得自己喜欢莱奥这件事会被小聪明蛋【诺普】败露,于是他总是把阔耳狐刚伸出的爪子拨开,甚至连那个小脑袋就会被摁回衣服里。

这就是阿圭罗和精神体之间奇妙的差异,阿圭罗是个有时憨甜憨甜的过分的男孩儿,而【诺普】是个远比外表要深谋远虑的小家伙。现在阿圭罗甚至没能猜出【诺普】真正在暗示什么。

【诺普】已经认出那个人是向导了,但阿圭罗却被自己傻乎乎清涩的爱恋盖住了眼睛。【诺普】在他衬衫领口尖声叫着,又被按了回去。

梅西能察觉到诺普和阿圭罗看向他时的不同,阿圭罗能让他感觉安心甚至有被保护的感觉,而诺普,那个大耳朵狐狸不会放过一个瞬间试图和他交流的机会,黑葡萄似的眼睛总是走到哪跟到哪,训练时也安静的蹲在场边,眼神并不在自己的主人身上,而是死死地黏着梅西,让梅西的小【法曼】常常拼命的往精神世界的深处钻,使得梅西的额角隐隐发疼。

这太让人不自在了,梅西还很年轻 他还不能辨别这种剖析一样的眼神,更何况来自一个精神体——又小,又Q的阔耳狐精神体。

这让梅西想从阿圭罗身边离开一会儿。

消失一小会儿就好,梅西对自己说,他很喜欢kun,并不想因为这个疏远他,所以稍微调整一下,建立一个更强一些的精神屏障来应付【诺普】就可以了。

阿圭罗根本没有任何怀疑,训练中途要去找队医拿消暑药,很正常啊! 他继续颠着球,等莱奥回来。

不过【诺普】悄无声息的消失他也照样没注意。

这不能都怪他,【诺普】总是有目的的四处游离,还不跟他打招呼。


梅西坐在长凳上,将从自己身前钻出来的小白狮接住,想要完成一个简单的精神共鸣来缓和他焦躁的心情

不过天不随人愿,狐狸可是要多狡猾有多狡猾的。

梅西瞪大了眼睛盯着塞进门缝里的那对大耳朵和像是永远逃不掉一样的黑眼睛。

【诺普】真的是很小一只,他比小白狮体型的【法曼】还小,四肢短短的,嘴也没其他狐狸那么长,突出的耳朵尾巴和眼睛让他看上去那么无害。

可是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小精神体会是一个,一个,大鸡蛋!!

【法曼】在梅西僵硬的臂弯里不安的攒动,用脑袋用力拱着梅西的肚子像是想钻进去一样。

梅西真的慌神了,他不能对正一步一步逼近的【诺普】做出安抚或者恫吓,精神映射引导之类的行为,因为这也会影响到阿圭罗的状态,被在肚子上使劲拱的【法曼】提醒了才飞快的将他藏回精神领域。

【法曼】的消失也只让阔耳狐歪了歪头,他还在一步一步靠近梅西,梅西感觉到一种从大型哨兵精神体动物身上也体会不到的如坐针毡,小狐狸悄无声息的靠近,死死地盯着他,看不出目的情绪,反而让梅西瘆得慌。

梅西一点一点的往后挪,等诺普蹲在了长椅下,梅西已经蜷起腿抱膝整个人缩在长椅尽头了。

不要跳到椅子上来,千万不要

梅西满脸写着抗拒,被一个小狐狸吓得蜷在椅子上是很滑稽,但是对方是【诺普】,那就不奇怪了。


好在【诺普】没有再进一步靠近,只是蹲在他面前乖巧又安静,好像一切都是梅西的被害妄想似的。

怎么可能啊!!

向导的警惕不会说谎,梅西紧了紧抱膝的胳膊,虽然他能确信只要阿圭罗不撞破,【诺普】也没办法做什么——除非这件事是阿圭罗指使的。

梅西确实怀疑过,但【诺普】的行为表现的太自我了,根本不像是被指使来,还能被打发走得模样,再说了阿圭罗是怎样的一个好人梅西已经摸清了,他才不愿意去相信kun在和他勾心斗角的,因为如果阿圭罗怀疑了,他肯定会直接问。

毕竟【诺普】能够那么大程度的精神自由已经非常不寻常了,没有哪条条例说明过这种特殊精神体是否属于亚种,可能他们的数量太少了,或者变异方式太隐蔽不易发现。

kun快来kun快来kun快来快来快来快来

梅西和诺普对视着,两双大眼睛一个毫无波澜一个紧张兮兮,如果这时候阿圭罗从门口走进来,梅西会非常感激他甚至立刻就与他分享巧克力。


他们对峙了大约有两分多钟,反射神经比别人多三圈的阿圭罗才疑惑的推门进来。

“【诺普】你不能再这样乱跑! 莱奥?你们在呼唔呒。。”

收到来自莱奥光速投喂的巧克力。

今天是个好日子。

阿圭罗确实觉得有什么不太对,但一手捏着【诺普】后颈被莱奥拽着往球场跑连歇口气儿的时间都没有,教练看见他嘴里的巧克力会杀了他!

莱奥难道是故意的?!阿圭罗迅速咀嚼着瞪圆了眼睛,【诺普】在他手中不停的蹬爪子也没得到重视。


在日后的几次找【诺普】正好发现他在莱奥身边之后,阿圭罗终于察觉了【诺普】对莱奥的执念深的可怕,这也太不正常了,就算自己喜欢莱奥而【诺普】又有可怕的精神独立性,可精神体在没有互补因素吸引的情况下很难达到这样的热忱。

“好了现在你必须告诉我你在搞什么!”

阿圭罗捏住那个大尾巴,避免这个狡猾的小东西再跑掉。

“天呐我一定是唯一一个需要和自己精神体谈条件的人了,你不是来源于我的精神世界吗??你稍微听点话啊!!”

【诺普】停下了不停抓挠地板的动作,慢慢转过脸来看着阿圭罗,逐渐蔫了下来。

是的,他能大程度自由是因为阿圭罗没有明令禁止,而现在他得听话,因为他是精神体。


其实阿圭罗根本不傻,他能感觉到不对劲  他能看得见每一次梅西在他脱掉上衣的时候都会不自在,就算【诺普】在自己衣服里窝着,他也不会无条件的肆意靠近他胸口那一小团。

但是他愿意往好处想,他愿意接受莱奥的隐瞒。

换句话说 他相信莱奥有苦衷。

莱奥从来不强调他是无分别者,所以阿坤觉得莱奥没有想要欺骗他。莱奥也不会轻易去触及性别这个问题,所以阿圭罗就默契的与他一同回避。

这就是阿圭罗和【诺普】,分离型精神体的魅力就在于他们会同样爱你,但那两份爱像来源于两个不同的人。

阿圭罗最终还是无奈的抱着小狐狸,建立了一些精神芥蒂让他慢慢放弃了自己的观念,和阿圭罗统一了战线。

“我们既然想要保护他,那就连他的秘密一起。”


在这之后,直到梅西和阿圭罗都回到了俱乐部,【诺普】都没有再做过出格的事。

梅西当然察觉了这样的好意,【诺普】和他的目光接触从最一开始的洞悉感变得和kun一样让人安心,并且非常亲切,【法曼】早就不排斥【诺普】了,也许在退役之后真的可以向kun坦白。

梅西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不过他愿意这么畅想。

所以他在走之前给了阿圭罗两撮漂亮的白色鬃毛。

“这是礼物,这是向导精神体的毛发,他有很强的精神安抚作用,这可以让你避免吃过多向导素。”

阿圭罗看着手心里的鬃毛,小心的交给诺普让他别在自己胸口的绒毛里,圆圆的眼睛里全是笑意,梅西也因此放松下来,他在kun身边最大的感觉就是放松和快乐。

“一个很在意我的人送给我的,所以我想要送给你。。。”


“所以——我是你很在意的人?”

“当然。”

天呐kun,你那一瞬间目光狡猾的像只狐狸。

——————
p.s.看见梅西暴露了向导性别,【诺普】激动的在阿圭罗肚子上又踩又跳,阿圭罗也吃了一大口飞醋,于是打电话跟教练请假,理由是:
“我现在就要去找莱奥!!现在!!!”

p.p.s.下一章想直接写开放性结局的告白之类的。。。

【伊布梅】你已经是个成熟的梅西了。

碎碎念一下
看到他受伤了,心里真的不太舒服 于是写了伊布梅相关段子来安抚各位。
没关系的,他那么强大,不屑命运波折才最值得称赞。
不过心疼归心疼我真的超心疼😭😭
————————————————————————


伊布将长腿放在旁边的座位上,不用顾忌旁边是否有其他顾客。是的,他包下了这个酒吧这个时段的全场,他偶尔会这么做,甚至会让酒保们把他需要的酒准备好就提前下班,然后等离开了再帮他们在锁上门。

他是兹拉坦·伊布拉西莫维奇,瑞典人无条件相信他,他第一次向酒吧老板提出这个要求时老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并且很爽快的塞给伊布他的备用钥匙。

今天伊布空闲着,虽然他不喜欢这样的空闲。

北欧的极光披在背上让他封神数次,但是有时候时间到了,神也会不得不靠在吧台边上翘着腿看足球直播。

梅西刚进了个球。

很棒的进球。

伊布把手里的酒瓶晃了晃,对着电视做出一个举杯的动作。他看球看的很安静,但眼神却像阴影里的芬里尔一样锐利。他总会在这时显得不容打扰,他享受独自欣赏梅西的每一个进球。

电视里梅西正坐着新的庆祝动作,乳腺癌,又一个值得被关注和帮助的群体。伊布在这是总觉得如果梅西在北欧神话的树林里沉睡,独角兽会停在他身边不愿离开,即使他不是什么纯洁美好的处女,但他就是值得所有最好的。

伊布不觉得梅西会把所有东西都纹在身上,然后像自己一样桀骜的展示给所有人,梅西会用更美妙更华丽的方式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goal。

他不是从前那个小家伙了。伊布看着那个走在绿茵上的胡子拉碴的男人,梅西转变的有点太快,队长袖标就是这么沉重,不过伊布认为自己还是会把梅西按在自己胸口来宣誓保护关系,不管梅西需不需要,这个好意可是来自兹拉坦·伊布拉西莫维奇,梅西会接受的。

等他喝下第二瓶酒时,梅西倒下了。他甚至连眉毛都没皱,为什么?这可是足球。

梅西看上去很痛苦,电视里回放着他摔倒的过程,伊布没放过那一刻手臂的反向弯折。

巴尔韦德没有一点表示,梅西的胳膊被白色绷带缠绕着慢慢走出球场,那个伊布很是欣赏的[世界上象征意义最美好]的花臂被遮挡着,消失在通道口。

“frakturer[骨折]。”
伊布断定,他太了解足球了,也太了解伤痛。他喝完整瓶酒,平静的换了台,电视里演着九十年代初期的歌剧,这头孤身的芬里尔不再兴致勃勃,他继续喝着酒,时不时看看表,并没有打开手机与外界交流半分,也没有立刻去查看梅西的状况。

伊布从不买醉,他理智而又疯狂,他知道自己的酒量可以喝空两箱酒然后意识清醒思路清晰,所以完全不介意以此打发时间。

大概过了有七个小时,已经是接近第二天早晨了,他没有合眼,也没有拨回去继续看球,他知道梅西也还醒着。

脚边全是整齐的空瓶子,他买下的酒已经全部喝光了。伊布终于觉得是时候了,他直起身子关掉电视,将腿从座椅上挪下来从凹陷的沙发里取出手机。


梅西接的很快,伊布知道他会醒着。

“你要错过德比了。”

“嗨,伊布拉,我想是的。。你看了我的消息?”

“不,我猜的。所以跟我说说吧。”
他听到了梅西的低笑声

“。。。你可以打开ins,第一条就是详细报到,伊布拉。”

“那我就不会等到凌晨了,我要听你说。”

“好吧,我的桡骨骨折了,就这样,三周左右就可以回去,你说的没错——我错过了德比,和克里斯一起,真巧。”

伊布知道自己让莱奥心情好起来了。他明白梅西现在需要什么,他不需要对弱者一样的安慰,爱抚,拥抱,鲜花,糖——好吧也许他想要些糖果。他只是想有个人聊聊天,聊聊这些该死的事,然后为他们笑出来,这就像是对命运竖起中指一样不屑又坚定。

然后梅西又询问了他近期日程,伊布知道梅西一定查过并且记住了,但是就像他提出的要求一样——“我要听你说。”

他们核对了时间,并且决定见面。

“一周后吧?那一天你没什么安排,好吗?”
他的莱奥这么问着

“莱奥。”

“嗯?”

“你也许已经是个成熟的领袖MESSI了,但是我还是那个Zlatan Ibrahimović。”

梅西又笑了,这次没有一点压抑,轻快的笑了。

“我明白了伊布拉,你要现在过来?”


“是的,我现在就过来。”

说出这句话时伊布已经订了最早的机票,决定用最快的路线,赶到他的莱奥身边。

图不许抱!不许!!!
送给宝贝!! @Harold
原件和无水印电子版只有他可以有!!
爱你💋

【非典型哨向/all梅】②皮梅:陪伴

【先看前言,防雷!】

皮克记得第一次看见梅西还是在拉玛西亚青训营里,那个小家伙看上去就是个软软白白的向导(即使他们都还没有分化),他真的太小只了,他在自己面前就像个不大点的小蘑菇,他还记得他当时叉着腰看着笼罩在自己阴影之下的梅西,笑着问教练

“真的?要我和他做训练?他会受伤的。”

不过很快皮克就发现这个发型活像小蘑菇的家伙跑起来就是个既灵活又混蛋的兔子,他飞快的摆动小细腿,不只速度快,奔走的路线也变化迅速,带球角度刁钻,皮克意识到已经不是梅西小的像朵蘑菇,反而是自己笨重的像头熊。

皮克被梅西过了整整一下午,他觉得自己得自闭一会儿。
“嘿,我想说,你。。。”
皮克沉着脸干巴巴的开口
换来的是梅西咻的跑开

也许是他当时看起来太凶了,反正他被无视了。

随后呢?皮克本来就不是个乖孩子,他爱死了小把戏,现在梅西成了他恶作剧的新宠。相反,梅西真的是个模范乖孩子,无论是对皮克来说还是教练。他从来不报复皮克,也从来不告状,这让皮克觉得没劲。

他只想让这个小家伙注意到他。

皮克不是出于恶意,他只是觉得有趣,但他并不会真正很过分的欺负梅西,他只会悄悄的藏起小家伙的球袜或者换洗T恤,然后鬼鬼祟祟的躲在门缝外观察一会儿他的反应。皮克不会把东西藏的很隐蔽,梅西不一会儿就能找到,这有那么一两周是独属于他们之间没有对话的“小互动”。

日子一天天过去,梅西慢慢的被所有后卫记住了,开始有人效仿皮克的小把戏,不过没那么“温柔”了。

梅西的包,外套,球鞋,开始频频消失,然后好几天之后在衣柜后面,空调上面,许多很难找到的角落,梅西和皮克都察觉到不对劲了,梅西越来越沉默并且小心翼翼,而皮克则开始手足无措的懊恼,这是他开的头!

皮克偷瞄着远远坐在角落慢慢的吃萝卜的梅西,狠狠地戳着盘子里的西兰花。

“嘿,看那个怪胎,他又一个人坐在那儿”
“是啊,他也太不合群了,怎么招惹都没有一点反应,无聊死了”
“等等,我记得有个东西。。。”

三个人嘀嘀咕咕的从皮克身后经过,皮克竖起了耳朵也没听完最后那句话,什么东西?他们又准备藏人家东西! 这下皮克忍无可忍了,飞快的扒拉完那几片沙拉就跟了上去——可别太过分!

皮克跟到了更衣室门口,门虚掩着,里面一阵窸窸窣窣。皮克把门推开一个小缝隙,看见他们从梅西的背包里抽出了一个小盒子。

那东西皮克可记得,他在开始捉弄梅西的第二天就发现了,那时梅西刚找到被他藏在盆栽后面的球袜,慢慢的收拾好东西,就拿出了那个小盒子,里面是一只黄色的针,针头又细又长,看着就疼,然后他就咬着牙把针猛地扎进自己膝盖上方,蹲在门外的皮克立刻嘶了一声。

然后皮克去问了他爷爷,这药是梅西能成为足球运动员的希望。

这么久了他都从来不去碰这个小盒子!

皮克立刻炸了,推开门就咒骂着大步流星的冲进去,伸手就去抢那个盒子,四个人在更衣室里挤成一团,皮克以一敌三也一点不退缩,不过还是慢慢占了下风,这三个人中有一个已经分化成了哨兵,那只柴郡猫在不停的抓挠皮克的球袜。

皮克觉得自己脑袋里还有一根弦绷着,他只是去争抢,他还记得自己不能挥拳头。

梅西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了叮铃咣当的噪音,有人打起来了?他赶紧往更衣室跑去,正好撞见皮克刚刚抓住盒子的手被推开,然后脱手的那一幕。盒子掉在了皮克和梅西之间,塑料扣摔掉了,里面的药全碎了,透明的药水流了一地。

看着呆呆的盯着地面,半张小脸都埋进阴霾里的梅西,那三个男孩儿全都心虚了,他们唯唯诺诺的想要靠过去道歉,但梅西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他后退了好几步,一直盯着地上的玻璃碎片,眼看着靠过来的男孩儿快要踩到那片狼藉了才大声喊起来

“别过来了! 你们别再过来了!”

这下皮克才看见梅西已经啪嗒啪嗒的掉眼泪了,他看起来真正的受到了伤害,眼睛里全是失落和几乎接近绝望的情绪,当然,还有满眼眶的眼泪。他迅速用袖子蹭了蹭眼睛,转身就穿着训练服跑远了。

皮克这下是真的气炸了,那根弦在看见梅西哭了之后啪就断掉了,他也不顾及男孩儿们已经开始后悔就挥出了拳头,没两拳出去,又看见自己身后多了头熊。

所有人都看见了皮克被当时的主席揪着耳朵拽去了医院,身后还有个圆滚滚的熊呼哧呼哧的跟着跑。

“爷爷你等一下,新来的那个梅西,他的药碎了!”皮克在监察室门口挣扎,一副烈士就义有遗愿嘱托的模样

“你乖乖的待着!配合医生检查!”

“你听我说爷爷那个药很重要,他特别难过!”

“我知道,那不还是怪你吗?欺负莱奥的事我等会儿找你算账,你先给我检查清楚分化情况!”

“那梅西呢?梅西在哪儿?他有药用了吗?”

“我已经叫队医和他父亲带他去医院领药了,你等会儿给我好好去道歉!”

皮克看着凶神恶煞的爷爷松了口气,才卸掉了力气被医生推进了屋里,要知道如果梅西因为他的错出了岔子,他估计睡觉都会梦到梅西可怜极了的模样。
这个男孩的一切都那么让人心疼。

杰拉德·皮克 - 哨兵。
他的资料在十分钟之后就做了这样的修改。

结束了检查之后他迅速的抱起自己的熊笨拙的跑到门口去,发现爷爷已经不在门口了,他和护士小姐搭话的过程中知道了爷爷紧急有会议。

“你是拉玛西亚的年轻球员吗?真好,今天也有一个小小的小男孩被带来这里,穿着和你一样的队服。”

“梅西?是不是里奥梅西?”

“他真的是你的队友?是的,是莱奥内尔·安德烈斯·梅西。”

“他在哪儿?我想去找他!”

让护士小姐蹂躏了自己毛熊的脑袋之后换来了梅西的病房号码,皮克立刻就拔腿往过跑,一边跑一边对自己的熊说着。

“他的名字里有安德烈斯,莱奥内尔·安德烈斯,真没想到。。。。我要叫你【安德】。”

梅西正抱着膝盖坐在病床上,他打了新的药,他已经不难过药被弄碎这件事了,他有新的事情需要丧气一会儿,那就是正趴在他身边的小狮子。现在他的真正简历上写的是:

莱奥内尔·安德烈斯·梅西 - 向导【亚种】

他揉搓着小白狮毛茸茸的脊背,他想起了家里那条叫法查的狗狗,所以他要叫自己的精神体【法曼】。

“来吧,莱奥,集中注意力,让【法曼】变回他刚刚出现的样子。”

“我很累。”梅西低着头继续抚摸着怀里的狮子,声音很小的说着“我可以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吗。”

“好吧莱奥,你好好休息,我们半个小时是之后再继续。”

医生离开之后,皮克才探头探脑的推开门溜进来,还细心的给自己的熊开门免得他动静太大,最后那头胖熊还是怦咚一声撞上了桌角,让上面的盆栽晃了又晃。

“妈呀【安德】你小心点!”

“安德?他叫,【安德】?”

皮克小心的看向正观察着他的梅西。

“这听起来有点熟悉,下午好,皮克 ”

皮克没想到梅西释怀得这么快,更没想到梅西会主动和自己搭话,更没想到的是梅西也分化了。于是他滚动喉结支吾了一会儿

“嗯。。。你可以叫我杰拉德,或者杰里,我的朋友都这么叫。。”

“那作为交换,你可以叫我莱奥。所以你分化成了哨兵?”

皮克听着这软糯的阿根廷口音还觉得有点梦幻。

“呃,是的,对,是头熊,现在还小,不过我猜他会长的很大。。嘿【安德】你回来! ”

【安德】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床边,直起身子想爬上去,梅西咬了咬袖口,挪到床边伸手掐住【安德】的腋下想要把他抱上来,但这熊虽然还是幼年,却圆溜溜的很压秤,一时半会儿抱不起来。

看见细胳膊细腿的梅西在床边挣扎,皮克这才反应过来,托住【安德】的圆屁股把他送上去。

瞅着在梅西身边拱来拱去甚是亲近的【安德】,皮克心里还是依然的愧疚。

“谢谢你杰里,我知道你当时在帮我抢药,他们来道歉的时候告诉我了。”

“什么?不——我是说,这一开始是我的错,是我开的头,我很抱歉以前捉弄过你莱奥! ”

“然后你现在是我在西班牙的第一个朋友,我为此高兴,【法曼】也很高兴见到【安德】。”

【法曼】印证一般用爪子拍了拍【安德】的脊背,两只毛茸茸都安分的窝在梅西腿边,这个场景让皮克心里都暖融融的,好像被这个阿根廷小个子用手心捂热了一样。

梅西的手指穿梭在【安德】的棕毛之中,他刚才确实累了,他在哭泣中发现了【法曼】,又无意间发现【法曼】是个亚种之后就在医生监督下不断的尝试让【法曼】自如的完成转变,这不止让他疲惫,也累坏了【法曼】。

但是现在,皮克和【安德】在,他觉得自己慢慢精力充沛起来,【法曼】也开始欢腾的和【安德】玩闹。

哨兵和向导本来就是互补的存在,梅西的直觉告诉他,皮克能帮他完成转变。


于是梅西就依照本能,把圆滚滚的【安德】抱在怀里,紧闭着眼睛,将脸埋进软蓉蓉的毛里,【法曼】则配合的跳下床,走到皮克的腿边,绕着他徘徊,像是在等待什么。

皮克真的很懵逼,他不知道梅西在做什么,只是隐隐约约听见了让人舒心的水流声,而他的精神世界中并没有河流,腿边的【法曼】开始低声咆哮,等他再转身去看那只小白狮,却看见了一只体型很大的雪白色雄狮正在他身后俯视着他。

能与哨兵的精神世界起共鸣,还有超酷的与众不同的特质?


“你是个向导??亚种向导??!”


梅西还没来得及回答,医生护士就鱼贯而入,每一个亚种都需要详细的登记和等级估量,所以他们需要立刻开始评估和检查。又一次被关在门外的皮克又委屈又震惊,被正巧看见的队医一路拖回了训练营。


第二天,队医却只宣布了一件事。
皮克分化成了优秀的哨兵。

皮克又一次在餐厅角落找到了梅西,他这一次直接坐到了梅西身边,而梅西这次也没有转身就跑。

“他们为什么不公开你的事?”

“因为管理人员认为这件事对我不利,如果我要坚持要继续这条路就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梅西拧着眉头咬生菜叶,最后还是坚持不住给皮克拨过去一大半。


这下好了,皮克更是保护欲爆棚,现在只有他知道莱奥是亚种哨兵!只有他!

即使每天【安德】都在打滚撒泼似的表达自己想念【法曼】的情绪,皮克都坚持不去提这件事,他每天都和梅西黏在一起,他很明确的表明自己站在莱奥那边,在他的帮助下梅西也慢慢交到了更多的朋友,他精湛的球技也让他成为了队里的抢手人物,他们开始抢莱奥,两遍都希望莱奥能加入,因为莱奥在哪边哪边就能赢,后来 他们开始抢皮克,因为皮克在哪边,莱奥十有八九就去哪边。

他们一起打游戏,以四比六的比例分蔬菜,两人一组做每天下午的练习,甚至在没人的时候,梅西会让【法曼】出来和【安德】在一起玩一会儿。

皮克和【安德】经常活像护崽的老母鸡一样把梅西挡在身后,这让所有人起哄了好多次,不过两个主角都不在意,他们持续幼稚的争吵,日复一日,并且会一直继续下去。

“【安德】变胖了杰里! 你怎么把【安德】养胖了! ”

“莱奥,不许仗着【法曼】不会生长就说【安德】长胖了!”

“明明就是,你来捏捏他的肚子! 还有,【法曼】会生长! 他变大的时候体型更大了! ”

“真的?什么时候给我看看吧,听起来太酷了。”

“才不呢,你会报复我说【法曼】也长胖了,一定是这样。”

“小混蛋。。”

“老父亲。”


p.s.
2009年
皮克看见莱奥第一个安抚的是伊布之后仰天长啸: 【安德】!!!!咬他!!!!
【安德】: 凶狠的看向【莱耶】,然后瑟瑟发抖